首頁 > 宏觀 > 正文

5G手機離我們有多遠?手機廠商“謹慎樂觀” 2020年走向大眾市場

2019年06月0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駱軼琪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部分手機廠商目前仍在按照自己的節奏進行研發和市場拓展安排,并不會由于商用的提速而改變進度。

5G商用元年開啟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這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我國5G的建設速度。近期,美國、韓國已經實現5G商用,但是我國5G網絡建設規模足夠大,并且在5G技術專利上并不落后,此時發放牌照,有望趕上第一梯隊。同時,也對國內相關產業鏈的國產替代進程起到刺激作用。

5G商用牌照加速發布的消息為通訊業帶來一場狂歡——手機廠商等這一刻很久了。

在發放牌照之前,廠商們的表態普遍是“只等發令槍響”,而沉寂十余月的手機市場也一直在等待一場新通信技術革命釋放的換機訴求。在6日牌照發放消息發布后,包括國產頭部廠商在內的主流廠商紛紛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有信心成為國內第一批推出5G商用手機的廠商”。

當然,5G手機真正觸達用戶端可能還需時日。有手機廠商內部人士就向記者表示,“我們還是按照原定計劃操作,預計今年量不會很大,大概幾十萬臺出貨量左右。”他坦陳,公司對此還比較謹慎。

也有人士認為,在5G時代初期,終端產品的受益者將主要是5G產業鏈中的行業用戶、開發者,和部分消費電子發燒友。

這背后涉及一系列產業鏈元素的影響。比如初期的5G手機和通信資費價格高企,要實現大眾消費者可接受的范疇至少要到明年;此外,用5G手機能為生活帶來什么改變也是一個疑問,目前的絕大多數應用都已足夠匹配4G通信技術,5G新的“殺手級”應用出現后,才是真正促進5G手機消費的一大因素。

5G手機背后的故事

在下發5G商用牌照后不久,頭部手機廠商便紛紛發聲:宣告正努力成為第一批推出5G商用手機的廠商,并將會繼續在與運營商合作、應用突破方面發力。

具體進展略有差異,比如華為、OPPO、小米、一加此前相繼官宣了在瑞士、英國等已發放5G牌照的國家發售5G商用手機;vivo鑒于歷史原因暫未進入歐洲市場,公司對記者的回復是,“目前vivo首款5G手機已經送至相關實驗室進行入網測試,待測試完成之后,將會正式投入市場銷售”。

不過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手機廠商目前對于5G手機商用仍存在相對謹慎的態度。熱鬧發聲的背后,更多是為接下來商用普及占領一定市場話語權而來。

曾經的“中華酷聯”前車之鑒猶在,把控好5G商用的具體進程,并在技術上不落后是總體方向。

5G手機商用進程差異的背后,考量的是手機廠商在5G專利技術、產業鏈協同能力、海外市場發展進度、運營商合作程度等綜合的結果。

OPPO的一名5G技術專家此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道,以往中國手機廠商把元器件直接買-裝-賣的流程已經不適用。在5G時代,廠商已經加入元器件的研發環節。

即使是由高通統一供貨的芯片環節,也需要相關領域的負責人前往美國高通總部,可能針對“降低功耗”這一個課題,就會持續在那里待上20天。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發現,從5G手機內部設計本身來說,手機廠商之間也出現了明顯的差異化。

比如據OPPO前述專家介紹,在天線方面,因為要比4G承載更全面的信號傳輸能力,OPPO Reno 5G版比4G多了4根天線,達到11根。而vivo的5G技術專家介紹,5G版手機由于要同時支持4G和5G的通信技術,以及藍牙、WiFi,公司在5G手機中將內置8根天線,是4G手機的一倍。

總體來說,天線數量增加是一個較大的變量,由于天線之間會存在相互干擾,還存在外部由于手握、信號環境等因素影響的干擾。單這一個方面帶來的調制難度就極大。

此外還有包括射頻、空間設計等方面帶來的全新挑戰。“OV都有自己的5G專利,這時候作用就體現了。能否有自己設計、研究好的方案,對他們商用產品在初期的穩定性、功耗等都很重要。到了明年,穩定性解決后,解決方案成本的降低也將提上日程。”分析機構Canalys分析師賈沫向記者如此表示。

他進一步指出,在中國市場的5G基站提供者并不是1-2家,而是包括愛立信、諾基亞、華為、中興在內的多家廠商,而廠商的基站背后還存在專利池,在不同領域優劣勢存在較大差別。

這意味著每家手機廠商都要針對性進行相應調試,“這是持續需要消耗精力的其中一個環節,也顯示出5G商用還存在一定挑戰。”賈沫如此說道。

商用到普及還有多遠

從商用牌照,到正式上手5G手機還將存在一定距離。其中間隔的不只是基礎設施(基站)等的鋪設進度,還有對消費者而言十分重要的資費問題。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部分手機廠商目前仍在按照自己的節奏進行研發和市場拓展安排,并不會由于商用的提速而改變進度。

這與商業模式的構成有關。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他反而認為在5G商用手機方面發聲不太積極的蘋果,是相對基于商業訴求的理性反應。但蘋果因采用IOS系統而籠絡了相對獨立的一群用戶,這也是目前安卓廠商并不具備的話語權所在。

之所以這樣認為,在于5G商用初期,不可避免會面臨高企的手機購買費用和套餐資費,這導致5G手機在初期更適用于手機廠商的高端產品線,而蘋果天然就是高端產品,安卓廠商們卻未必如此。

“華為目前遭遇的外部環境變化,也間接導致了高通在5G芯片價格話語權上的優勢。”賈沫分析道,5G芯片是影響手機商用價格一個較大的因素。如果華為自主打造的巴龍芯片能夠迅速起量,將可與高通芯片在定價上形成制衡。但外部環境變化,導致高通是否有動力將5G芯片價格主動調低,將成為一個問題。

這導致該機構認為,對5G商用手機的出貨量預計,并不會有較大改變。反而會因為外界因素的變化,而相對保守。

“我們認為到明年下半年,5G手機將會起量。原因在于,那時5G商用手機價格將降低到用戶愿意主動嘗試的地步,但跟4G同價位的手機相比可能還有一定差距;此外5G的兩大核心賣點,高速看視頻和低延遲玩游戲是用戶的普遍需求。”賈沫向記者分析道,預計到明年上半年,運營商會相繼爭搶首批5G高端用戶,可能簽約1-2年資費合約,但定價會較高。

有行業人士則向記者透露,預計2019年全球5G手機出貨量在700萬-800萬臺左右,中國市場占據其中的4-5成份額。“對機構的用戶會多一些,但由于這類用于整體規模并不大,并不能算是一個變量。”該人士指出,在5G時代初期,購買者將主要是具備一定消費能力的科技類用戶,這類人愿意體驗前沿技術,在全球每個國家都占據一定份額。

“我預計5G手機在今年內價格已經可以達到目前市面上高端機的平均水平。”該人士進一步分析道,預計2020年上半年可以達到中端機價位。若說到大眾市場的2000元左右價位,則要根據高通對芯片的定價,以及手機廠商對配置的定義等整體來看。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定位胆八码杀号技巧 客服| 东丽区| 蓬溪县| 博乐市| 苏尼特左旗| 湖州市| 长治县| 普定县| 舞钢市| 玉林市| 邵阳县| 黄山市| 怀来县| 麦盖提县| 阿勒泰市| 金寨县| 舟山市| 永昌县| 哈密市| 淳安县| 曲阜市| 阜宁县| 安康市| 扎囊县| 岑溪市| 桃江县| 德惠市| 新昌县| 荣昌县| 苏尼特右旗| 聂荣县| 新兴县| 洛浦县| 津南区| 蓝山县| 岳池县| 岱山县| 石楼县|